快捷搜索:  

大同江口舍舟而涂抵樊昌四十里纪实

扁舟畏风涛,上马遵大路。
马喜大路平,骞然欲驰鹜。
手疲两足痛,纵逸恐颠仆。
呼奴执其辔,控驭使徐步。
前村望烟火,稍远得农扈。
蔬笋兼可求,午膳爰不误。
少顷闻病翁,叫出蓬首妇。
妇出拜且言:“穷苦日难度。
夫远充民兵,儿小当递铺。
翁病经半年,寒馁缺调护。
军需未离门,活计不成作。
荒山要收丝,荒亩要输赋。
诛求里长急,责罚官府怒。
近来点弓兵,拘贫放权富。
迫并多逃亡,苍黄互号诉。
左右三五家,春深失耕务。
纷纭下牌帖,勾捉犹未杜。
”所言尽真悉,俾我心骇怖。
兹行事咨询,拯恤惧迟暮。
州县嗟匪才,琐屑诚可恶。
丧乱民瘼深,君王重忧顾。
所以谕旨勤,赤子相托付。
民为邦之本,绥抚在完固。
胡为重敔剥,上德阻宣布。
明当抗封章,为尔除巨蠹。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

Processed in 0.112223 Second , 36 querys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