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捷搜索:  

临江王节士歌

洞庭白波木叶稀,燕鸿始入吴云飞。
吴云寒,燕鸿苦。
风号沙宿潇湘浦,节士悲秋泪如雨。
白日当天心,照之可以事明主。
壮士愤,雄风生。
安得倚天剑,跨海斩长鲸。
译文

洞庭湖的秋天,白浪连天,树木叶落稀疏,北方的鸿燕开始飞入吴地。
吴云寒冻,鸿燕号苦。
北风呼啸,鸿燕夜宿潇湘沙浦,王节士悲秋泪如雨飞。
白日正在天心,照耀宇宙,照亮了你对明主的忠诚之心。
壮士愤凯不已,雄风顿时横生。
怎样才能手挥倚天剑,跨海斩除长鲸?

《辞海》(缩印本).上海辞书出版社,2000年1月版,第1525页

注释

注释
《汉书·艺文志·杂赋》录《临江王及愁思节士歌诗》四篇。南朝陆厥作《临江王节士歌》。清王琦认为是对上题的误合,李白沿袭了这个误合。
“节士”句:节士,有节操之士。《淮南子·缪称》:春女思,秋士悲,而知物化矣。全句谓节士悲秋,泪流如雨。
雄风:强劲之风。
倚天剑:极言剑之长。宋玉《大言赋》:方地为车,圆天为盖,长剑耿耿倚天外。
长鲸:指巨寇。唐刘知几《史通·叙事》:论逆臣则呼为问鼎,称巨寇则目以长鲸。

《辞海》(缩印本).上海辞书出版社,2000年1月版,第1525页

创作背景

唐玄宗天宝元年(742年),李白奉诏来到京城长安。 他本想能够施展才能,有所作为,但玄宗只把他看作词臣,并不重用;李白不肯与权贵同流合污,得罪京城权贵,受到排挤,使他只居住了一年多便被赐金放还。离开长安后,与杜甫、 高适游山东,在兖州话别,临行作本诗。

0

赏析

也许是因为李白喜欢皎洁的缘故,他的诗里使用最多的色彩词就是“白”。在他的富有创造性的笔下,几乎什么都可以成为白的。“白玉”“白石”“白云”“白雪”“白霜”“白浪”“白日”“白鸥”,自不待言;“洞庭白波木叶稀,燕鸿始入吴云飞。”(《临江王节士歌》)李白就这样用他的诗笔创造了一个前所未有的天地。把燕鸿比喻自己,白波比喻皎洁,蕴含不与别人同流合污之意。“吴云寒,燕鸿苦”,虽说吴云寒冻,鸿燕号苦。实则暗寓仕途不通,得罪京城权贵而遭排挤,暗暗叫苦之意。“风号沙宿潇湘浦,节士悲秋泪如雨”,描绘出一幅节士悲秋、泪流如雨的凄冷景色图。“白日当天心,照之可以事明主。壮士愤,雄风生。安得倚天剑,跨海斩长鲸。” 该诗以“跨海斩长鲸”一句将临江节士的威猛与豪迈刻画得淋漓尽致。整体来看,此诗写节士悲秋,激情递发,思欲报国。前六句写肃杀之秋景及节士悲秋。“白日”以下六句写节士因悲秋而思欲报国。“白日当天心,照之可以报明主”,意谓报国之心,白日可鉴。后四句写节士发奋报国,立志灭敌。

0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

Processed in 0.085737 Second , 36 querys.